百岁老兵把对党的忠诚刻在骨子里(图)
高安陈训杨参加过渡江战役等,立过两次一等功,复员后隐藏功名建设家乡

发布日期: 2019-11-11 15:27:06 信息来源: 信息日报

■信息日报/信息日报客户端记者陈国菊 文/图

    六渡长江掩护大部队过河,成为300名突击队员中13名幸存者之一,被评为“水上英雄”;西南剿匪肩扛30斤重机枪日行军90公里,被誉为“行军模范”;带着两枚一等功、一枚三等功奖章复员回乡,隐藏功名倾心家乡建设……这就是高安市大城镇洲上村陈训杨的传奇人生。11月8日,记者来到他的家乡,探访了这位百岁老兵把对党的忠诚刻在骨子里、融入血脉中的感人事迹。


陈训杨


全家福

    一种忠诚:英勇杀敌生死置之度外

    一位隐藏了70年功名的老英雄,是怎样被世人所知的?8日,记者从高安市退役军人事务管理局了解到,今年3月,该市成立了退役军人事务管理局,镇政府从采集的信息中统计到有4人立过一等功,其中陈训杨是新中国成立前立过两次一等功一次三等功的军人。于是,把他的立功证明信息上传到系统,查询到发证机构竟然是中南军区第四野战军。高安市委、市政府非常重视,通过档案馆查询到陈训杨于1955年复员,先后参加了1949年6月的渡江战役、西南剿匪、抗美援朝等。由于其部队经过几次整编,原番号也取消,几经周折,才通过解放军博物馆、档案馆等查到了陈训杨所在的138团的历史,立功情况也一一得到证实,与他本人讲述的都相吻合。1955年,陈训杨复员回乡参加社会主义建设,且放弃了安排到园艺场工作的铁饭碗,回到老家洲上村洲上组务农。

    陈训杨的家坐落在一个丘陵地带的小山顶上。得知有记者来采访,家人帮他穿上一套新军装,左胸前挂满了军功章。对自己70年来隐藏功名一事,陈训杨说:“打天下不是我一个人,我命大能够活下来,没有理由去对外说自己的功劳……有时连做梦都是战友们倒下的影子。渡江战役打完后,部队趁休整举行了庆功会,我还光荣地入了党。记得当时领导通知我去领奖,我穿上了一件最好的白衬衣,杨得志将军为我们发立功奖章,在讲话中教导我们是为穷人打天下,立了功不要去炫耀,不要吓老百姓,不要称王称霸。”他的这番讲述,道出了一名经历了血与火考验的忠诚战士的肺腑之言。

    陈训杨反复说的一句话是:”一心跟党走。”当解放军继续南下时,他所在的138团奉命前往湘西剿匪。行军中部队经过高安,领导问他要不要回家去,他说要继续跟党走,然后一路唱着家乡的歌曲走到了湖南。“当时想这一走也许再也回不了家,但我是共产党员,作了随时牺牲的准备。剿匪结束后,我又参加了抗美援朝,在朝鲜战场的五年里,几次险些遇难。有一次是一名战友为我挡了炮弹,还有一次一颗炮弹落在坑道前,身边的战友被炸死,我能活下来只有更好地为党工作。”质朴的话语中透着陈训杨对党的一片忠诚。

    1920年6月(因笔误简历写成了1924年),陈训杨在高安市大城镇洲上村出生,家中有兄弟7人,他的6位哥哥因参军一去无回。1948年,陈训杨被国民党抓了壮丁。三个多月后被俘,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16军46师138团。在连队的俘虏诉苦大会上,连长、指导员了解到他家兄弟6人死于战争,非常同情,连同陈训杨去世的父母,现场书写了8个灵牌,全连100多人为他亲人祭奠。这一刻,受到震撼的陈训杨坚定了加入共产党的决心。

    整整两个小时的讲述,陈训杨时而泪眼汪汪,时而开心欢笑。因为年事已高,讲述的故事有点碎片化,但每句每段都渗透了对党的无限忠诚。讲到动情处,还唱起了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》和《中国人民志愿军军歌》。

    陈训杨的儿子陈坝根告诉记者,父亲平时少语,讲起打仗的事话就多了。他最爱看的是军事战争的书,有一本关于“四野”的《勇士铁军》一书,他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一种执着:回乡建设舍小家为大家

    陈训杨经常说自己是一根筋,一辈子就只干了两件事:打仗和修水库。1955年4月,带着部队首长的嘱托,他被安排在高安县从事林业工作。时值国家大兴水利建设,他受命调至上游水库任施工团第三连指导员。修筑水库实行的是军事化管理,作息时间是早起晚归的“两头黑”。他以一名军人的精神风貌,带头吃苦,以身作则,三年没有回过一次家,期间儿子出生都没能见上。他给儿子取了个“坝根”的名字,以表纪念。

    “我在水库和陈老一个连,是工地上年龄最小的人员。那时生活条件很艰苦,住的是临时搭建的茅屋,每天凌晨4点钟他就吹哨子叫起床。他对我很照顾,总是分配干轻活。天太冷就叫我休息,吃饭时还总把菜分给我。我们是机修连,他干活是一把好手,做事很执着,谁没干好他会批评不讲情面。水库修完人员解散后,他回到大队当民兵营长,我在生产队当民兵连长,后来他又担任村支书,带领村民植树造林,果园开发、河流清淤,他事事都干在先,多次评为县里的劳动模范。和他在一起十几年,从来没听他提过在部队立功的事,现在才知道他原来还是名大功臣,使我更加敬佩他了。”现年75岁的洲上村村民藤朝九说。

    同村的藤朝亮现年71岁,曾于1974年至2001年担任村主任、村支书,回忆起陈训杨回乡务农的表现时,用了“不追功、了不起”六个字概括。“他身上有一种军人的特殊品质,服从意识强,每次分配给他的任务都出色地完成。有一年村里按镇政府布置植树造林,已经70多岁的人还以军人作风带队作业。他家的条件并不好,一栋三层的房子建了10年才完工,但他从不向组织提任何要求。他的左眼在剿匪时受伤,发展到摘取眼球,儿子建议按规把600多元医疗费拿去镇民政所报销,他不但拒绝,还严厉批评儿子并撕了发票。”说起陈训杨,藤朝亮眼里满是敬佩。

    “只要是党的工作,他就会执着地去做。”现任村支书曾细祥介绍,陈老也当过多年村支书,但他给人的印象是严格要求自己,讲党性有原则,从不以权谋私,生活得简单不能再简单。他有一男三女四个孩子,妻子是乡村医生,还要赡养老人,困难时一天吃一顿饭,抓点鱼或采点野菜充饥,不向组织伸手,更没有亮出功臣的身份。

    一种朴实:坚守信仰传承良好家风

    采访中,记者听到这样一个故事。之前有几家媒体去探访陈训杨,他以为是来给他捐款送慰问的,没等对方开口就急切地说:你们是干吗来的?我又不要钱……”从这个小插曲中足以折射出陈训杨的高贵品质。

    陈训杨在村里是出名的热心肠,刚复员回村,就把仅有的300元安置费全拿出来为生产队买牛发展生产。到了九十岁高龄,看到哪家的牛没人照看,他还步履蹒跚地帮着去放养,人家给他工钱他坚决不肯要。

    采访中,当记者问及陈训杨喜欢看哪本书时,可能因为一时说不全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书名,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是“保尔”,还动情地背出了“人最宝贵的是生命……”的名句。

    今年国庆大阅兵,陈训杨很想去北京亲眼看看,早早地就在作筹划。先是备好了一双崭新的解放鞋,由于平时腿脚不好走路拄拐杖,于是又开始每天练习走路。临近国庆了,他每天在日历上勾划日期倒计时,但最终因年事太高没能成行。为了满足他的心愿,大城镇政府专门在镇中心小学为他举行了一次升国旗仪式。当天,他穿着军装,佩戴23枚奖章,看到国旗冉冉升起,庄严地举手行了个军礼,学校的孩子向这位百岁老兵献花致敬。回去后,他激动得一夜没睡。

    如今,在陈训杨的奖章里又多了两枚奖章。一枚是“中华人民共和国70周年纪念章”,一枚是“中国好人奖章”,陈训杨赢得全村人的赞叹。很多村民感叹到,在村里居住了60多年,不是媒体报道了他的事迹,真不知道他在战场立过大功。村支书曾细祥说:“身边有这么个百岁老兵、老英雄,他是我们今后永远学习的榜样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立了个家规:宁可人负我,不可我负人。在他的影响下,我们祖孙三代都是党员。我在父亲的影响下积极入党,担任过村干部。我的儿子19岁在学校就入了党,现在也是村干部。父亲平时对我和儿子要求很严,教育我们不能做损害别人的事,要懂得宽容,党员就是要吃得亏。正因为父亲的正直朴实,所以我们家很和睦,四代九口人在一个锅里吃饭,虽然经济不宽裕,但很幸福。”陈坝根说着。

    现为村会计的孙子陈传球与爷爷最能沟通,平时得到爷爷的教诲最多。对孙子,陈训杨不溺爱、不迁就,经常教育他要当好村里的家,不能有半点私心,在爷爷的严格要求下,陈传球当了十年的村会计,工作尽心尽力,受到一致好评。

    高安市委常委、市委宣传部部长骆开提感慨地说,陈训杨作为老兵、硬汉,看似无情却有情。他修水坝三年没回家,却为儿子取名带“坝”字的名字,体现一种特殊的父爱。他看似平静又不平静,内心深处始终在为牺牲的战友默默追思。随同采访的宜春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李智勇评价说,陈训杨身上真正体现了英雄模范的忠诚、执着、朴实的品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