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退役军人”辛弃疾

发布日期: 2020-05-19 11:09:47 信息来源: 刘晓毅

“退役军人”辛弃疾

江西省退役军人事务厅  刘晓毅

辛弃疾,字幼安,号稼轩,山东济南人,南宋著名的军事将领和豪放派词人。他是军事天才,曾“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”。他是治世能吏,用了二十年的时间,从北方义军的掌书记,奋斗到了副省级的隆兴府(南昌)知府兼江西安抚使,每到一地,都政绩显著,留下不朽功勋。他又是词中之龙,在中国“词”的巅峰时期贡献了巅峰词作。

公元1181年,对辛弃疾而言,是个非常重要的时间节点。这一年,他在隆兴府知府兼江西安抚使的位置上被弹劾罢免,正式“退役”成了一名“退役军人”,开启了长达近30年的“退役”人生。之后,除短时间内出任福建提点刑狱、绍兴知府、镇江知府等职外,其余时间均赋闲在家。那么退役后的辛弃疾都在干些什么呢?

自古而今,军人退役后,落户安置和住房问题都是头等需要解决的问题。对于辛弃疾而言也是如此。从1161年南下江南到1181年被罢免,在二十年的时间里,辛弃疾曾寓居镇江京口,绝大部分时间因官职变动而游荡于各地,没有一个来安定漂泊灵魂的家。为安置家人定居,1180年在南昌为官时,辛弃疾就谋划在上饶建园林式的庄园。他根据带湖四周的地形地势,设计了“高处建舍,低处辟田”的庄园格局,说:“人生在勤,当以力田为先”,并以此自号“稼轩居士”。正式“退役”后,辛弃疾便开始闲居上饶带湖。

“退役”之后,曾经长时间担任军事将领的辛弃疾生活保障如何?还好,宋朝对军人的保障政策还不错。无论军人在战场上战死,或是平时因病死亡及发生意外导致残疾等,都给予必要的优抚;同时,还对军队中受伤或遭到裁汰的军人给以妥善安置,对出征作战军人家属也给以必要安置等。作为致仕20余年曾担任过提点刑狱、安抚使等职位的辛弃疾而言,单单在任时的俸禄收入就很可观,除了正俸、加俸与职田外,还有公使库、例券、赏赐、优免等隐性俸禄。即使辛弃疾退役后,仍有较为丰厚的祠禄收入。理财能力突出的他,把积蓄投资为田产、山林、湖泊,过着不为钱粮愁的收租生活。据有人考证,辛弃疾在任浙东安抚使时平均每月至少有600万文的收入,按当时的购买力算,每月收入折合人民币48万元。虽然这种说法未得到学界广泛认同,但退役之初的辛弃疾生活富裕应该是个不争的事实。

在住房和生活问题解决之后,“退役军人”辛弃疾变成了旅游达人和田园词人。他结盟鸥鹭,相伴山水,鹅湖山、灵山、博山等地,都留下了辛弃疾探古寻幽的足迹。上饶的美丽山水也让这位雄心壮志的爱国英雄暂时忘却失意的烦恼,过起了一段惬意舒适的田园生活。

他效仿陶渊明,把陶渊明的田园诗变成了田园词。是日,他经过黄沙岭驿道,眼前景色令他陶醉,在蝉鸣蛙叫和稻花香味中,心中豁然开朗,挥笔写下《西江月·夜行黄沙道中》。“明月别枝惊鹊,清风半夜鸣蝉。稻花香里说丰年,听取蛙声一片”,成为稼轩词中描绘田园风光的千古佳作。

在《清平乐·村居》里,他来到了一个普通农户的家里,矮小的茅草房,旁边是碧绿的青草和流水淙淙的小溪,耳边是上饶版的吴侬软语。这户农家“大儿锄豆溪东,中儿正织鸡笼,最喜小儿亡赖,溪头卧剥莲蓬”,一幅多么宁静美好的乡村画面。

辛弃疾游遍了灵山各个角落,写道:“叠嶂西驰,万马回旋,众山欲东”“我觉其间,雄深雅健,如对文章太史公”,形成了名词《沁园春·灵山齐庵赋》。在他的笔下,灵山就像万匹骏马飞腾回旋,气势惊人,又像点校场上正在点阅百万雄兵,更像谢安的子弟衣冠楚楚、风度翩翩和司马相如的随从温文尔雅、雍容华贵。

鹅湖山下的田园,蓝天白云,青山绿水,白云和青山倒影在稻田的水中,相映成趣,和谐相融。1186年秋,辛弃疾在鹅湖山附近的奇师村,发现了一口清泉。泉水清莹,形状如瓢。来自泉城济南的辛弃疾一见钟情,流连忘返。后来,他把泉名改为“瓢泉”,把“奇师”改名为“期思”,寓意思念家乡,建起了瓢泉庄园。

表面上,他“退役”了,放弃了,而实际上,他“退役”不“退心”,内心依然充满了对国家和故土的眷恋。他期待“若有战,召必回”,期待朝廷能重新召唤他。之所以选择定居上饶,辛弃疾也是为了进退自如。进,可以即刻入朝;退,可以归隐林泉。开始,他曾设想在上饶只是短暂闲居,不用多久即会被启用,而没想到这一闲就是几十年的时间,由青丝变白头。其实,哪个退役军人内心没有对国家和民族的热爱呢?回望辛弃疾一生,二十岁南下,近五十年的时间在江南北望中原,满怀一腔爱国热情,一心收复中原故土。或许,正是因为他的这种执着的爱国热情,才让他的诗词注入了强烈的家国情怀,才让他成为至今仍让人敬仰的英雄人物。作为今天的退役军人,我们是否能从辛弃疾的北望生涯中汲取奋进的力量呢?树立报国之志,付诸实际行动,展现军人作风,铸就复兴之梦。

退役后的空闲时间,辛弃疾联系各类“战友”,谈笑风生,纵论天下。信州附近的文人雅客、官宦名流都慕名而来,纳入了辛弃疾的“战友圈”。1188年秋天,陈亮约辛弃疾和朱熹到铅山县共商统一大计。朱熹因故未到,辛弃疾和陈亮见面,瓢泉共酌,鹅湖同游,长歌相答,极论世事,尽情倾诉报国之志,“逗留弥旬乃别”,史称“第二次鹅湖之会”。

陈亮走后的一天晚上,夜深人静、万籁俱寂,辛弃疾“酒醉”之后,“挑灯”细看自己心爱的宝剑,又梦中回到了军营,耳边响起了号角声,战马飞驰,弓如惊雷。一代武将应当为天子完成统一大业,赢得世代相传的美名。只可惜,只可惜,自己已经成了白发人。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。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弦翻塞外声,沙场秋点兵。”

其实在1192年至1195年,1203年、1204年,退役后的辛弃疾又有为国效力的机会。他先后被起用为福建提点刑狱、福州知州、绍兴知府、镇江知府等职,只可惜,时间都很短。南宋王朝偏安一隅,还没等辛弃疾走上抗金前线,又把他罢免了。两宋拥有富庶的经济、繁荣的文化和尖端的科技,可是却坚持重文轻武,岳飞、辛弃疾等武将一再被排挤,蒙古南下,宋室覆灭,崖山之后,宋代创造的先进经济文化随之不存。一个国家,没有强大的军队,没有勇敢的军人,即使拥有最富庶的经济、最繁荣的文化,也只能成为任人宰割的肥羊,国家和民族的强大也只能成为空想。

收复中原的机会没有等到,等来的是一个又一个悲剧的故事。1196年,辛弃疾57岁,农历六月,带湖庄园发生火灾,房屋毁于灰烬。这次火灾,使退役在家的辛弃疾倾家荡产,大病一场。后遣散家里的全部歌妓。农历八月,他搬迁到铅山县的期思瓢泉居住。无奈,身上的钱越花越少,身体也大不如前。

1207年秋,68岁的辛弃疾,身染重病,朝廷再次起用他,任他为枢密都承旨,令他速到临安(杭州)赴任。诏令到铅山,辛弃疾已病重卧床不起,只得上奏请辞。这年农历九月初十,他带着忧愤的心情和没有实现的遗愿离开了人世。临终前大呼:“杀贼!杀贼!”

人生舞台,退役亦有大作为。从军时,辛弃疾一心恢复中原的梦想苦不可求,却在“退役”后无意中成就了文学领域的辉煌成就。他一身武艺,可深入虎穴,纵横沙场,却不为朝廷所重用,可谓英雄无用武之地。他并未消沉低落,反而弃武从文,进行大量的文学创作,成为一位被历史错位而成的文学家。辛弃疾一生所作词篇,现存629首,这些词作,留下了伟大词人仰天长啸的凛凛风貌,成就了辛弃疾“人中之杰,词中之龙”的历史定位。

宋代的文人多数是婉约的,如水一般。作为“退役军人”的辛弃疾,则为以柔为美的宋词注入了英武豪迈的阳刚元素。他和苏轼为代表的豪放派,把词的创作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,与传统的婉约派平分秋色,给后世词坛产生了深远影响。或许,文学的最高成就便是刚柔相济。拥有军人经历的辛弃疾,为孱弱的宋朝注入了阳刚的气质,为中华民族注入了勇敢奋进的文化基因。从这点而言,他就无愧于中华历史的伟大人物。

辛公已去,唯词长存。所不朽者,垂万世名。孰谓公死,凛凛犹生。